文艺批评·斜目而视 《蜂蜜之地(Медена зе

  鲜黄衣袂点缀马其顿偏乡的荒芜,与悬崖上野生蜂蜜琼浆的金黄相辉映。喀迪丝是欧洲大地最后一位女采蜂人,与抱病半盲母亲相依为命,依附野蜂为生,坚守「取一半、留一半」黄金定律。游牧民族一家突然欺至,打破宁静生活的不止是七个孩子与一众牲畜的喧闹,还有疯狂掏尽蜂蜜的贪婪,以及破坏生态环境的肆无忌惮。历时三年静观人与蜂和谐共处的隐世生活,以自然曦光与幽微烛照辉映大地,美得教人肃然起敬。获辛丹斯电影节世界纪录片评审团大奖。

  1975年出生于斯科普里,在与环境问题和人类发展有关的传播概念和纪录片的开发和制作方面有20多年的经验。

  生于1993年,毕业于斯科普里普戏剧艺术学院电影导演专业。作为一名自由电影导演,她在纪录片和小说电影制作方面有超过5年的经验。

  1977年生于马其顿斯科普里(当时的南斯拉夫)。他是Trice Films和Film Trick的创始人之一——马其顿的制片公司和FX3X的子公司。主要作品:《现金与婚姻》

  1980年生于斯科普里。从1998年起,他开始在马其顿的一家国家电视台工作。2019年,费杰米在圣丹斯电影节上获得了霍尼兰德最佳摄影奖。

  那片广袤平实的土地,废墟荒村,孤独的人和盘桓的秃鹫,夜晚的篝火和赖以生存的蜂群,包括那些离开的,留下的,新生的,死亡的,一切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他们深深触动着最质朴的情感,生命的可畏可敬,自然的可畏可敬,贪婪的欲望和纯澈的善良。他们在自然和岁月中亘古不变,泪水,欲望,生命,一切的生死枯荣轻得毫无察觉,默默地投奔茫然的未来。冬天会过去,春天也总会到来。灿若信仰一样的阳光和在阳光下信仰生存的人民,满含着苍凉和厚重的气息,生死相继。- NDNF最touching的film,以及整个电影是完全真实的客观视角,包括导演只有四个人,但是他们拍出了如此震撼的一部影片。

  影片捕捉到了女主许多细腻的行为,轻抚停在手上的蜜蜂让其飞走、用树叶帮助溺水的蜜蜂逃离、和母亲不断的亲吻等等,这些细腻背后是女主对蜜蜂对自然环境的博爱,对母亲的慈爱。

  同时,生活中的种种矛盾也逐一呈现在我们面前,不仅是家庭与家庭之间的,又有家庭内部的。

  小男孩不满父亲的功利与苛责,离家出走跟随养蜂女游走采蜂,即使最后又被父亲带回家中,但似乎表现着孩童的意识,珍视与蜜蜂、与采蜂女间的情感;想着土耳其一家子女遍地,养蜂女向母亲倾诉着没有子女的苦恼,母女间的怨恨早逝,唯留略带戏谑的鼓励:“你会找到对象的”,一种淡淡的哀愁缓缓流淌。

  影片摄影也十分出彩,大远景、逆光镜头的组接、手持摄像机对捉牛过程的捕捉等等。尤其最后结尾母亲去世后,养蜂女再次来到山崖捕蜂,同样给了一个逆光镜头,但这次陪伴在她周围的不再是土耳其男孩,而是那只一路追随她的黑狗,分享着蜂蜜之地的美味。

  映后摄影师谈到,最初影片的主线是环保纪录片,但土耳其一家人的出现,自然生长出了更为精彩的题材,这些题材增添了影片的情感与冲突。正如《纪录片创作完全手册》中说的那样:“在观看了这一系列充满含意、情感和矛盾的事件后,理智与情感得到升华。”

  一片叶子就能拯救一只蜜蜂,一户邻居就能杀死一段生活。她哭着对母亲说,如果你是个婴儿,我就把你抱走离开这里。她又对邻居家的男孩说,如果我有儿子,生活会完全不同。能和蜂后制定协议,无法阻止人类贪婪。守着眼疾的母亲,经历太多冬天,便不再期盼春季。离不开蜂蜜之地,仿佛这是宿命,认命而已。

  她无微不至地照看着奄奄一息的老母亲,嘴上偶有小抱怨内心却不舍母亲连续的亲吻;她用善意迎接了突然闯入的邻居一家,被破坏了赖以生存的蜂蜜之地却依然疼爱着每一个顽皮可爱的孩子。她也染发爱漂亮,她也爱小猫小狗,她虽为没有后代而惋惜,但深深爱着她的蜜蜂。无线电接通了电台,飞机越来越频繁地划过天空,现代文明似乎慢慢进入这片荒漠,但女养蜂人用最质朴善良的心守护着毫无杂质的人生,无论灾难丰收还是生离死别,再多难熬的冬天也会迎来春天。呈现出强剧情却无比真实的纪录片,展现着极其动人的人文与自然之美。